路透专访:中国经济主要问题是滞胀,今年增长指导目标不宜变--专家 / 5 years ago路透专访:中国经济主要问题是滞胀,今年增长指导目标不宜变--专家2 分钟阅读* 今年经济增长指导目标不宜变,仍为7.5%左右 * 中国经济主要问题是滞胀,扩大投资已无效果 * 今年重点防范金融风险,滞胀或持续3-5年 作者 沈燕 路透北京1月7日 - 鉴于经济下行压力仍大,市场普遍预期中国今年会将GDP(国内生产总值)增长目标下调至7%。不过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认为,在防范金融危机的前提下,2015年中国经济会略好于2014年,并建议今年的指导性经济增长目标不宜改变,仍保持在7.5%左右。 他在接受路透专访时称,当前经济形势总体稳定,预计2014年GDP增长7.4%。虽然2015年经济下行、物价上涨压力依然存在,但中国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经济滞胀,这种现象还会持续三到五年;而结构调整至正常也不可能一蹴而就,只能加快创新步伐。 “滞胀是因为长期过度投资,形成经济结构失衡,内生动力越来越弱,高速增长不可持续。2010年经济开始下行,扩大投资已经没有效果。”贺铿称。 为缓解经济下行压力,中国在2014年四季度加快投资审批速度,发改委批复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累计投资额度已逾万亿元人民币。 贺铿认为,过度投资产生的问题主要有四个:分配结构失衡,导致内需不足,经济增长缺乏原动力;燃料、原料等上游产品涨价,成本推动通货膨胀;财政、货币双扩张,导致金融风险加剧;以及一些行业产能严重过剩,结构性矛盾突出。 他指出,2015年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将是金融风险。以高杠杆、泡沫化为主要特征的房地产、地方债和影子银行,积累的隐患很多,稍不注意就有可能产生大面积资金链断裂,形成危机。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形势课题组此前发布报告预计,2014年中国GDP料增长7.3%,2015年则将增7%左右呈现稳中缓降态势;政策方面建议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,适当扩大财政赤字。 世界银行去年10月底曾表示,中国可以承受将2015年GDP增长目标下调至7%,同时仍能保持就业市场的稳健,但世行同时也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设定刚性的增长目标。 之后包括申银万国证券及摩根士丹利华鑫等诸多机构也纷纷预期,中国2015年经济增长目标有望下调至7%左右。 中国2014年初确定的当年经济增长目标是7.5%左右,2015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要待3月人大和政协两会期间才会公布。 **应对滞胀加快创新** 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放缓,但贺铿认为,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正在增强,表现在三产比例上升,产业结构有所改善;居民收入增长快于经济增长,收入分配结构有所改善;以及城乡差距趋于缩小等。 他指出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中国经济新常态,只是意味着中国经济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,而不是意味着中国发展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。 “我理解的新常态主要是转变经发展方式,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率,而不是必然降低发展速度,进入所谓‘中等收入陷阱’。”他称,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像日本一样,经过30年的高速发展,进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这是没有任何依据的。 中国经济总量虽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,但并不富裕,综合国力不强。据有关国际组织统计,2013年,在全球181个国家和地区排名中,中国人均GDP排名第86位,人均收入排名89位,富裕指数排名101位。 贺铿认为,要应对经济滞胀,只有加快创新发展,这方面中国空间仍然很大。与日本比较,中国30年高速发展主要是依靠人口红利和投资驱动;而日本30年高速发展主要是依靠创新。同样引进技术,日本很快消化了,成了日本技术;中国引进技术却绝大多数没有变成中国技术,仅仅是产品中国制造。 “同样依靠出口拉动经济发展,日本出口的是高附加值的日本产品;我们出口的大多数是中国制造的外国知识产权产品。”他说。 他并指出,转换发展方式中国提倡了30余年,始终没有转换,归根结底只是停留在口头上,而没有建立创新机制。创新机制的建立,要靠改革,靠政策。 “财政政策、税收政策、工资政策,都需要改革,要让财政、税收、工资政策引导、乃至逼迫企业创新,让创新者得利,不创新者不得利,大创新得大利,小创新得小利,不创新不得利。”他称。 近期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专门部署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会议,强调要从国情出发确定跟进和突破策略,明确中国科技创新主攻方向和突破口。对看准的方向,要超前规划布局,加大投入力度,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,加速赶超甚至引领步伐。 同时,要强化激励,大力集聚创新人才,建立健全体制机制。围绕使企业成为创新主体、加快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来谋划和推进;扩大开放,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。 “我认为这四点非常正确。但是应该有具体措施跟进,否则落不到实处。”贺铿称。(完) (审校 张喜良)